殡葬知识

Funeral knowledge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殡葬知识

当死亡悄然来临,我们如何面对?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答案

添加时间:2018-07-25

      你怕死吗?

我问了身边的朋友、同事、几乎所有人都是不假思索地回复我:怕啊!中国人特别忌讳“死亡”这个字眼,日常里一定不能说这个词。

我们国家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都关乎团圆与美满,唯有清明节,是关乎离别。这个节日也正提醒着我们,人不能因为害怕失去,就不去拥有。死只是一个结果,怎么活着,才是最重要的。


我害怕自己变成怪物

更害怕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

前些日子看知乎,一个叫艺婷的女孩在帖子里说着自己被困火灾的故事。24岁刚毕业的她在外工作,半夜醒来发现租住的房子意外着火,几乎要让她窒息。而她脑海中闪过的是她父母的脸,就这么一瞬间,让她不顾一切的往外冲。

当她再次睁眼已经躺在了ICU,周身重度烧伤。而唯一能让她活下去的理由,就是每天亲人来探视的30分钟。每天的每天,她尽量保持清醒,肿胀的脸让她看不清父母的模样,仅仅是为了听到他们的声音,即便是隐忍的哭声,也是支持她勇敢的理念。


“我很想死,我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一个怪物。”两个月后,她转出ICU时,第一次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。爱美,是所有女性的天性,但是在24岁的年华,这样的一张脸,仿佛葬送了自己关于未来美好的一切。


她想过自杀

   可是,当她看到妈妈脸上遮不住的苍老,憔悴和停不下来的泪水时,她反悔了。她知道,父母为她没有一秒钟的犹豫而倾家荡产,只为了将她从死神的手里夺回。她怎么能为了自己的自私再次让父母的努力化为泡影呢?

  艺婷说:“比起去死,我觉得我哪怕为了他们,也不应该去死。所以,就这样,我活到了现在。”

我不怕死

可是你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

  年初的时候有一个纪录片---《人间世》,26岁的张丽君被确诊为癌症晚期。结婚还不到一年,丈夫刚知道结果时,躲在病房外哭着说:“我家的“喜”字还没擦掉啊... ...

   医生并没有立即开始治疗,因为张丽君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五六个月大的孩子。当张丽君确定孩子不会遗传癌症后,还是决定让孩子留下来。“我不怕死,可他还没见过这个世界。”

   她向所有的妈妈一样,却不像所有的妈妈。他是多么害怕自己会撑不住,会因为自己,让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机会见到这多彩缤纷的世界。她总是摸着自己的肚子说:“妈妈会保护你的。”

第七个月,张丽君实施剖腹产,小男子汉“小笼包”出生了

张丽君生产后医生经过病理确诊,是恶性程度更高的肿瘤,如今只能化疗尽可能延长生命,化疗前丈夫告诉郑丽君要准备剪头发了,张丽君笑着说:“没关系,还会长出来的。”可下一秒她突然崩溃了。红着眼问丈夫:“我还有机会长头发吗?”

  张丽君经历了人生最艰难的日子,她说:“我的世界很小,里面只有爱我的人。”她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最后看到自己浑身插满管子,这只会让他们痛苦不堪,于是她做了两个决定。

  第一个决定是给孩子每一年的生日都录一个视频。视频里她穿着一身红色,想让病恹恹的自己看着更喜庆,她对着镜头灿烂地笑着:“小笼包!生日快乐!妈妈无论是在你身边还是在天上,一定是最爱你的,永远守护你的!”

  录着录着,张丽君的头发剃光了,一只眼睛看不见了,身上脸上长出了肿瘤,但是在镜头里,她仍带着假发,精神满满地唱着生日快乐歌。她跟导演组说:“小笼包1岁我28,小笼包10岁我28,小笼包18岁我28,我青春永驻!”

 

  第二个决定是带着孩子和丈夫一起去旅行,他对导演组说:“你们一定不会看到我痛哭流涕的样子,最后的我一定是在春暖花开的地方笑着离开。”奇迹没有发生,张丽君离开了,但是她却如愿以偿,亲人们记住了她最美、最快乐的模样。

  林清玄曾说:“如果人能快乐的归去,死亡就不能杀人,反而是人傻掉了死亡。”生或死,是一个我们无法选择的问题,但我们可以选择,更快乐的告别。

猝不及防的离别

让所有悔恨都来不及

著名作家史铁生在双腿刚瘫痪的那几年,暴怒无常,时常重重地捶打双腿喊着:“我可活着什么劲儿!”他的母亲总会抓他的手,哭喊着:“咱娘儿俩在一起,好好儿活...

他家附近有一座废旧的园子,他常常发疯似的手摇着轮椅到园子里去,一呆就是一整天,回家后又不言不语,那时的他,觉得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,却不知道:“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总是要加倍的。”

年轻时的史铁生

史铁生看见过几回母亲来院子里找他,视力不好的母亲用手端着一副眼镜,踮起脚尖焦急地张望,可诺达的园子只会让母亲“像在寻找海上的一条船”。那时的史铁生特别倔,决意不让母亲找到自己,坐在矮树丛里,看着母亲茫然又急迫地寻找他。

史铁生和他的母亲

他无数次想过去死,毫无意义的生活与死亡没差别。可是当他看到邻居将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母亲抬上车时,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害怕死亡,害怕失去。

 他怎么都没想到,这一眼,竟是他与母亲最后的诀别

年少的倔脾气带来的只有悔恨,史铁生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上帝早早就召母亲回去了?过了很久,他迷迷糊糊听到了回答:“她心里太苦了,上帝看她受不住了,就召她回去了。”

那一瞬间,母亲的所有操劳与困苦,都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。他忽然觉得,或许上帝是对的,母亲因为自己承受的苦。太多太多了。这或许是给她一个释放和解脱。

母亲生前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,唯一给史铁生的期望,就是那句:好好儿活。史铁生像是一夜长大的孩子,摒弃所有的自暴自弃,带着母亲的心愿,好好活。

别让猝不及防的离别,成为永远的遗憾。父母健在时,让他们放心,父母归去后,让他们宽心。

比起死亡,我们更害怕失去

梁漱溟说过:“鳏寡孤独,人生之最苦,谓曰无告。无所告诉,便为最苦。所谓亲人:形骸上日息相依,神魂间尤相依以为安慰。一啼一笑,彼此相和答案;一痛一痒,彼此相体念。”

     或许我们的世界真的很小,里面只有我们互相深爱着的亲人们。但是生死无常,不能左右,离别的疼痛会上我们去反思接下来想要去过什么样的生活。

     清明清明,清生命之惑,明生命之理。死者已逝,生者戚戚,很感恩有这么一个节日,让我们所有人在百忙之中能团聚在一起,让清明的雨捎去我们对故人的思念。

  正如史铁生所说生死是困境,谁也逃不过,唯有爱才能温暖死亡。

上一篇:暂无
下一篇:什么是殡葬?

地址:哈尔滨市宾县居仁镇北3公里

传真:0451-57926789

电话:0451-5792678915846804444

0451-82644444

黑ICP备13004910号-1  富贵山庄生态公墓有限公司

TOP